言绫吖あ

love letter 2【孙哲平×你】

哇好甜好甜好甜好甜好甜

诶诶诶我说前面那个女孩子:

大家好!!!为什么是2呢!是因为我之前还写了一篇大孙×你!


对大孙的爱用不完啊啊啊啊所以又写了(我很冷静


其实可以的话请去看一下另一篇(悄悄的,不知链接有没有效 http://shinryo.lofter.com/post/455f70_de49695


我很希望有人夸夸我,给我评评论,太难过了!


私设有,ooc有,希望食用愉快!



---------------




爱情会令人变得愚蠢。


孙哲平从很久之前就揣着这句话漫步在他注定桀骜不驯的人生大道上,稳稳当当消耗了18年。


至今他也坚定的认为今后也会一如既往,不会对那句话有任何改观。


可是当孙哲平那天在朋友的聚会上看到一脸不高兴的你时,他挑起一只眉毛莫名有些愉悦。不知道是一见钟情还是后来才慢慢溢出的情感,反正当天孙哲平要到的电话号码是你们所谓爱情的开始。


这种事情打脸就打脸,孙哲平可不管。





你不高兴是因为那天很多人你都不怎么认识,想玩手机但又忘了放在哪,扶着脸注视着前方,十分烦躁。好友看你无所事事,就拉你来和孙哲平那一伙人一起玩,你很乐意的参与进来,不然会很无聊。


你们相处得非常融洽,有几次也会因为需要和孙哲平说上几句话,对他的印象还算不错。


衬衫第一个纽扣没扣,可以看到喉结的美好弧度,人很高,很有气势等等是你对孙哲平的记忆。还有就是从聚会那天看到他开始,你就打心里觉得孙哲平特别爷们,真有男人味啊啧啧啧。


聚会结束时你在后帮忙收拾清理,不知不觉剩下的人寥寥无几。刚坐下休息,总感觉缺少点什么的你如梦初醒般想起自己手机还没找到,环顾四周看到了离你最近的孙哲平,你快步走向他,“那个,可不可以给我的手机打个电话?”


“我手机找不到了。”


“好,号码多少?”孙哲平拿出手机,略微低头看着屏幕,等待着。


这就是你们交换号码的契机。





你闲着无聊和朋友去了一次健身房,第一次来对这个地方有点好奇,你就径直往里走了很久。快到尽头一晃眼看到了孙哲平,你还以为你看错了,定睛一看没错就是他。


身材不错啊还穿着黑色背心,你嘀咕了一句。


“你怎么在这?”


“老年人需要健健身。”


这好像是你们对视时的对话。





对有点在意的人,好像碰见的机会都变得多了起来?你在百货大楼上拄着下巴望着人行道和朋友迎面走来的孙哲平,视线紧跟。





“看什么?”孙哲平玩着手机问你。


“看帅哥啊。”你咬着吸管不走心的回答。


“哦?”


“难不成要一直看你?”


“乐意。”孙哲平抬头,“希望你眼中只有我,无论何时,何地?”


“哦。表白?”


“对。”





你们玄里玄乎在一起了,不过你确实挺喜欢孙哲平的,手机里存有很多偷拍他的照片。自从他输入自己生日轻易的破解了相册后,发现了特别多你偷拍的照片,比如在健身房啊,在百货大楼旁的人行道啊,在体育馆啊等等。


瞬间无地自容。


孙哲平拿着手机笑着看你,你气不过去抢,他一把箍住你把你抱了起来,顺带在你眼睛上轻轻一吻。


“我爱你。”





可是,后来不知怎么了,你们产生了矛盾。不是突然出现的,是在时间的流逝下一点点积累的。一半与荣耀有关,一半与你们的倦怠期有关。其实电竞选手这个职业真的挺辛苦的,你对他疲惫的样子怅然若失,觉得他是真的不爱惜身体。后来孙哲平打出了自己的成就后忙了起来,你们见面的时间变得稀少,缺少了交流和沟通,矛盾放大化,更加尖锐和绝情。


以至于一次争吵中,你摔门而出,再也没回来。


感觉你们的故事要结束了。







但好像并不是如此。


“你没有以前那般令人着魔了。”


“你也没有以前那般迷人了。”


时隔多年,再见面却是在朋友结婚的宴席上,再相谈也是这样淡然无味的话题。


你身穿露肩小黑裙,亭亭玉立在餐桌左边,拿着酒杯的右手无名指上熠熠生辉。孙哲平一身白色西装,黑色的领结衬得好看,嘴里叼着还未点燃的香烟,点火后打火机被他揣进兜里,刚刚他咬字不清的话还萦绕在你耳边。


啧。在这碰见干嘛。


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却转化为藏于嘴角的微小弧度,“孙哲平先生,真是好久不见。”


被唤了名字的男人抬眼,夹杂香烟的右手刚放低,烟雾从他口中散出,弥漫于空气中遮住了本来看得清晰的脸。



“不是好久不见,是你跑了。”


“嗯。”




“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孙哲平看你。


“没有。”你的回答斩钉截铁,有些不耐烦。


“不是应该说我爱你吗?”孙哲平轻笑。


“你的脸什么时候放在餐桌上的?”你笑着回击。



一时半会空气中只剩下邻桌细细碎碎的说话声,本来只有两人的空间顿时处在嘈杂之中,孙哲平将有两个关节长度的烟头插入烟灰缸熄灭,转身就走。


看着他的背影,你竟然有些不是滋味。


“烦死了。”


无心参加婚宴的你脑子里在连续重播你和孙哲平的点点滴滴。比如你们一起坐在沙发上,他手臂轻轻一揽你便枕在他怀里,他勾起唇角低头看你,眼里的深情是你所招架不住的。又比如你在衣柜里寻找衣服时,他从身后搂住你的腰,下巴抵在你的肩上,鼻尖触碰你的皮肤后轻嗅你乌黑的头发。还比如在你们站着互相对望,他扶住你的腰霸道的拉近你们的距离直至紧贴,然后他低下头给了你一个吻。


……



想到这里你觉得应该打住了,你有点头疼,为什么想到的都是这些脸红心跳的情节。


你皱着眉头抬头看见与其他女性相谈甚欢的孙哲平,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恰到好处的短发,若有若无的笑,特别有吸引力,但你对他所处的位置特别不爽。


你正义凛然地走过去,不管不顾侧身从孙哲平身前拉过他的手穿过人群,没想到他紧紧回握了你的手,仿佛得逞般的看了你一眼。


你承认你对刚刚的行动有一丝后悔。


哎。



婚礼总算是结束了,你疲惫的从厕所走向出口,远远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像是在等待,你知道是逃不掉了,看了眼无名指上孙哲平之前送的钻戒,叹了口气。


这样的话,坦然自己的心情有什么不好呢?


你径直走向孙哲平,从他身旁眯眼看他。



“你干嘛。”


“我送你。”



你坐在副驾驶位上,打开车窗,感受着远处光点的闪耀还有迎面而来的凉风,舒服得让你闭上了眼。


车驶出好远,现在已到达你住的地方,孙哲平把车停好,你解开安全带调整姿势坐正,偏头看他。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我爱你?”孙哲平突然的凑近,说话时的气息被你的唇瓣完完全全感受到了。


你往前一倾,双唇完美的触碰,你感到脸颊有些滚烫,车里顿时弥漫着暧昧的涟漪,正一圈一圈淌开。孙哲平修长的手慢慢抚住你的脖颈,想对你进行更加亲密的亲吻,但你狠狠合住牙齿让他难以动作。



“乖,张嘴。”孙哲平突然的侵略让你措手不及,而且这句话简直羞耻度爆表,你一时间有些头昏脑涨。一次忍不住的张口呼吸让他趁机而入,撬开你的牙关,用舌头在你的牙床上扫了一周。但他并不愿意给你放松的时间,接着像占领一般与你的舌头搅和在一起。



漫长的深吻后你们拉开距离,孙哲平直直盯着你,眼眸深处的深情和当初单膝跪下对你求婚看你时的认真完美重叠。


世界真奇妙,喜欢就喜欢吧,爱就爱吧,我承认。


“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孙哲平问。


“现在有了。”你认真的对上他的眼睛。


“我希望你眼中只有我,无论何时,何地。”


用了当初他告白时对你的套路。





END

魔术师,生日快乐!